科美情感网

已婚男友的强权主义吓坏我

2017-05-22 12:49 作者: 完美小编 来源: 本站

  礼拜天走在大街上,无意中看见一个影子,从马路对面穿行而过。橘黄色灯光映在镜框上,赤裸裸地唤醒了记忆中关于他的片断。第一次遇见他,也是在冬季的夜里,他穿着类似的衣服,眼镜框温润地反射着路灯的光。

  三年,或者四五年前,我与他有过一段短暂的追逐,只不过这种游戏并不纯洁。那时我刚毕业,与男友分在两个城市,面临着分手或者一方放弃优越的工作去对方那里。而他,据他说深爱的女友去世了,从此单身一人。

  我单纯的信任,用一种女性特有的柔软安慰着他。虽然我喜欢他那种与爱无关的情感,可是在他不加丝毫掩饰的爱慕中,仍是沾沾自喜。当然,对于他仍是不加掩饰的欲望,我总是拒绝的。闪躲着他热烈的吻,可拗不过他的力气,心有不甘地被他红润的唇吸吮着。同样闪躲不开他带有魔力的双手。

  有一周的时间里,我们之间的关系仅此而已。可对于他而言,这个时间已经很长了。24小时,从睁开眼直至不得不送我回家休息,期间有15小时我们厮混在一起。终于有一天,在一家四川酒楼里,素来自认颇有酒量的我喝多了,被他拥进了楼上的客房。除了门锁“啪达”扣死的一声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不记得,那晚是如何衣着整齐地回家。隐约的印象中,他需要的细节发生了,只是我无法确定。

  我们仍然见面,依旧进行着似有似无的调情,他没说我没有问,彼此间平添了些许试探的成分。急速却缓慢的交往中,我开始细微地从他身上发现优点,在一种尘埃落定的心态下。后来,在一间车来车往的KTV门口,他拉住向外奔跑的我,用力紧紧地搂我在怀里,拼命地按住我的头吸吮我的唇。那时我已经有了恋爱中女人惯有的小脾气,只是一件小事而已,他的强权仍是让我气愤地伸出手,一巴掌掴在他的脸上。趁他迟疑的片刻,我挣脱了他的怀抱,转身而逃。他惟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没有追我。坐在出租车上,看着他伫立的影子越来越小。

  因为年轻,我的概念里只有是与非两种关系。只是,我们再也没有见面。再后来,从与他在一起认识的朋友那儿得知,他的妻为他生了一个粉嘟嘟的女儿。我开始恨他,恨自己单纯的傻。恨自己当时相信他单身的谎言。其实,分明他是有妻子的。那一刻,我想亲手弑杀他,以化解我内心的仇恨!

  直至现在,我安身立命地承认:时间已经老去了,再回忆或设想更没有丝毫的意义,何况在那时我们都没有成全梦想的权利。再一次相遇,我将他放在人生某个时期的一夜情人的位置。虽然这是个代表污点的称呼,却足可以替代我不肯承认的被欺骗而犯过傻的事件。所以在这一刻,我内心安宁!

1已婚男友的强权主义吓坏我1回顶部

  礼拜天走在大街上,无意中看见一个影子,从马路对面穿行而过。橘黄色灯光映在镜框上,赤裸裸地唤醒了记忆中关于他的片断。第一次遇见他,也是在冬季的夜里,他穿着类似的衣服,眼镜框温润地反射着路灯的光。

  三年,或者四五年前,我与他有过一段短暂的追逐,只不过这种游戏并不纯洁。那时我刚毕业,与男友分在两个城市,面临着分手或者一方放弃优越的工作去对方那里。而他,据他说深爱的女友去世了,从此单身一人。

  我单纯的信任,用一种女性特有的柔软安慰着他。虽然我喜欢他那种与爱无关的情感,可是在他不加丝毫掩饰的爱慕中,仍是沾沾自喜。当然,对于他仍是不加掩饰的欲望,我总是拒绝的。闪躲着他热烈的吻,可拗不过他的力气,心有不甘地被他红润的唇吸吮着。同样闪躲不开他带有魔力的双手。

  有一周的时间里,我们之间的关系仅此而已。可对于他而言,这个时间已经很长了。24小时,从睁开眼直至不得不送我回家休息,期间有15小时我们厮混在一起。终于有一天,在一家四川酒楼里,素来自认颇有酒量的我喝多了,被他拥进了楼上的客房。除了门锁“啪达”扣死的一声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甚至不记得,那晚是如何衣着整齐地回家。隐约的印象中,他需要的细节发生了,只是我无法确定。

2已婚男友的强权主义吓坏我2回顶部

  我们仍然见面,依旧进行着似有似无的调情,他没说我没有问,彼此间平添了些许试探的成分。急速却缓慢的交往中,我开始细微地从他身上发现优点,在一种尘埃落定的心态下。后来,在一间车来车往的KTV门口,他拉住向外奔跑的我,用力紧紧地搂我在怀里,拼命地按住我的头吸吮我的唇。那时我已经有了恋爱中女人惯有的小脾气,只是一件小事而已,他的强权仍是让我气愤地伸出手,一巴掌掴在他的脸上。趁他迟疑的片刻,我挣脱了他的怀抱,转身而逃。他惟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没有追我。坐在出租车上,看着他伫立的影子越来越小。

  因为年轻,我的概念里只有是与非两种关系。只是,我们再也没有见面。再后来,从与他在一起认识的朋友那儿得知,他的妻为他生了一个粉嘟嘟的女儿。我开始恨他,恨自己单纯的傻。恨自己当时相信他单身的谎言。其实,分明他是有妻子的。那一刻,我想亲手弑杀他,以化解我内心的仇恨!

  直至现在,我安身立命地承认:时间已经老去了,再回忆或设想更没有丝毫的意义,何况在那时我们都没有成全梦想的权利。再一次相遇,我将他放在人生某个时期的一夜情人的位置。虽然这是个代表污点的称呼,却足可以替代我不肯承认的被欺骗而犯过傻的事件。所以在这一刻,我内心安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