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美情感网

男人等你 不是爱你是而爱他的自尊

2017-05-19 10:48 作者: 完美小编 来源: 本站

  先甜后苦的异国恋

  2007年的感恩节,加拿大温哥华。我精心打扮一番,和肖恩一起去他父母家吃晚餐。看着餐桌上肥大油腻的火鸡,我毫无食欲,但为了不破坏气氛,还是勉为其难地吃了几口。席间,我感觉到肖恩有心思,但并未在意。结婚两年多了,虽然我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但我和这个加拿大人之间在沟通上仍有些问题,这是由于生长环境、文化氛围的不同造成的,很难改变。我并不觉得这对我和肖恩之间的婚姻会形成威胁,我一直认为正是这种差异让我们彼此吸引,没想到,回到家,肖恩却向我提出离婚,他说,他爱上了别人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对你的爱已经消失了。”我既意外又不甘心,连问了几句为什么。他说:“对不起,我已经尽力了,可我还是无法忍受厨房里的油烟味,餐桌上的中国泡菜味。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。”

  刚结婚时,肖恩就对我提出过这个问题,家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,每当我炒菜炖汤时,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饭菜的香味,从小,我就是在这种味道中长大的。可肖恩无法接受,只要我炒菜,他就躲到花园去。协调的结果是,我每周做两次中餐,虽然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几年,我还是无法适应西餐,于是吃饭时,我面前总放着一瓶泡菜或辣酱。肖恩说过一次,说这种味道很难闻,我说:“那我无法吃饭了。”从此他不再抗议,却放在了心里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小事,再怎么无法接受也不至于离婚。我说,我们之间还有爱情,如果你无法忍受泡菜的味道,我可以改的。可肖恩不这样看,他说,那样你会不快乐,我也会因为内疚而不快乐,而结婚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比一个人快乐。

 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我明白,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肖恩是工程师,我们结婚时,我身边的很多华人女性都很羡慕我嫁了个高大帅气、有社会地位的男人。婚后,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,我和肖恩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,产生了很多摩擦,我也一度为此烦恼,可后来我想通了:享受一个男人的优点时,就要包容他的缺点。没想到,肖恩却无法包容我了。

  我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哭了一整夜,肖恩不闻不问,这是他的习惯,他一向认为夫妻应该有独立思考问题的空间,这同时也说明,他的决定无法更改了。

  伤心的时候,需要人安慰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年柏,这么多年来,除了父亲之外,我最信任的男人就是他。他对我十年如一日不计得失的感情让我认定,即便地球停止转动,他对我的心也不会改变。

  他是我永远的后盾

  “回来吧,让我照顾你。”这是年柏听完我的诉说后,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我的泪再一次落下,可这一次是因为感动。这么多年了,他就像一颗树,永远在回家的路口等待着我。

  初识年柏那年,我还是一名大二学生,正是追求浪漫、爱出风头的年龄,学校的大小活动,只要是我感兴趣的,都会报名参加。那天,一位知名学者来学校演讲,我负责在会场倒茶水,据年柏说,看见我的那一刻,我就住进了他心里,他还对身边的同学说:“我女朋友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当天晚上,他就送了一束玫瑰到我的寝室,可当时,我已经有了男朋友,因而,我毫不在意地将花分给了寝室的女孩,并托人带话给他,让他死心。可他却对传话的人说:“我就是欣赏皇甫菱的气质,和她做普通朋友也行。”这样的气度我很欣赏,于是,在校园里遇到,我们会微笑着点点头,需要人帮忙,只要一个电话,他马上就到。他说到做到,从不在我面前提一个“爱”字。他这样的态度反而让我内疚,于是,我张罗着给他介绍女朋友,可他总是说:“再等等,再等等。”

  两年后,我和初恋男友分手了,比我大7岁的他找了个据他说更适合当妻子的人。这对我的打击是致命的,和他谈恋爱时,很多人劝我不要和社会上的人交往,我不听,还全身心投入了进去。为他付出那么多,他却将我抛弃了。

  在我躲在寝室喝酒、闹自杀时,年柏来了。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酒瓶,仰头就灌,然后对我说:“你要死,我不拦你,不过,我会陪你。”在年柏的安慰和支持下,我终于熬过了那段日子,并成为年柏的女友。我曾以为我可以忘了那段伤心的初恋,可在得知那个男人娶了个海归女后,我心中的旧伤复发了,我固执地认为我之所以被抛弃是因为不够优秀,我也要出国镀金。年柏说,我不是真的伤心,是不服气,不认输,让我考虑清楚再做决定。但那时的我,根本听不进他说的话,我的父母见我想出国学习,也很赞成。年柏见劝不了我,只得陪着我去上外语课,并因此失去了很多找工作的机会,所幸他成绩好,老师对他的印象也好,临近毕业时,他在学院的推荐下找到一份好工作。那时,他很忙,可他还是抽出时间陪我复习,最后还冒着挨批评的危险陪我去北京办签证。

  当我终于办好所有的手续,要离开他时,他说:“一定要回来,我等着你!”当时,我点了点头,可出国后,我渐渐地被新的生活圈吸引,再加上寂寞和独自在外的艰难,我背叛了年柏的感情。收到我的分手信后,年柏没有任何回音,四个月后,他才回邮件,说他理解我,并为无法照顾我感到自责。这让我更感内疚,答应和他做回好朋友。在国外求学、工作的这几年里,年柏一直是我心灵的强大后盾。因而,当肖恩提出离婚时,我第一个向年柏求助。

  我想结婚 他要分手

  年柏说肖恩根本不懂得欣赏我,不尊重我,他说中国的饮食文化全球闻名,辣酱比沙拉酱好吃一百倍,他还说只要我回去,他天天为我煎炸炒炖,慰劳我饱受虐待的胃……

  在年柏风趣的劝说下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也许我对肖恩的爱并不深,只是被他身上的光环吸引吧,否则,爱情的伤口怎么那么容易被治愈呢?或者,年柏一直就藏在我心里?

  和肖恩离婚后,我处理好国外的一切事务,于今年5月回国。一走出机场出口,我就看见年柏亲切的笑容,坐上车,我问他帮我订的哪家酒店,他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了,包你满意。”到了地方我才知道,他直接将我带到了他家。看来,这些年来,他混得还不错,住着宽敞的复式楼,让我惊讶的是,他卧室的墙上竟挂着我的照片,那张照片是我临走时送给他的,他竟翻拍放大后挂了起来。我忍不住说:“难怪你还没结婚,女孩子一进你家就被吓走。”他说:“你是第三个走进我卧室的女人。”

  我问:“前面两个呢?”“是我妈和我姐。”他一脸坏笑。

  我很感动,就在那天,我和年柏复合了。牵着年柏的手,走在熟悉的城市,闻着熟悉的味道,我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着。一切看来都完美无缺,工作是我在国外已联系好的,我盘算着,等在公司站稳脚跟就和年柏结婚,他已经等了我十一年,我不能再让他等了。

  没想到,9月初,我主动向年柏提出结婚时,他却沉默了,随后消失了一个星期,当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他居然向我提出分手。他说,很奇怪,和我在一起后,他没有了以前那种感觉,他在庐山上思考了一个星期,认为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我瞠目结舌,一时无语。这是怎么了,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错位了……

1回顶部

  先甜后苦的异国恋

  2007年的感恩节,加拿大温哥华。我精心打扮一番,和肖恩一起去他父母家吃晚餐。看着餐桌上肥大油腻的火鸡,我毫无食欲,但为了不破坏气氛,还是勉为其难地吃了几口。席间,我感觉到肖恩有心思,但并未在意。结婚两年多了,虽然我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但我和这个加拿大人之间在沟通上仍有些问题,这是由于生长环境、文化氛围的不同造成的,很难改变。我并不觉得这对我和肖恩之间的婚姻会形成威胁,我一直认为正是这种差异让我们彼此吸引,没想到,回到家,肖恩却向我提出离婚,他说,他爱上了别人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我对你的爱已经消失了。”我既意外又不甘心,连问了几句为什么。他说:“对不起,我已经尽力了,可我还是无法忍受厨房里的油烟味,餐桌上的中国泡菜味。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。”

  刚结婚时,肖恩就对我提出过这个问题,家里的厨房是开放式的,每当我炒菜炖汤时,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饭菜的香味,从小,我就是在这种味道中长大的。可肖恩无法接受,只要我炒菜,他就躲到花园去。协调的结果是,我每周做两次中餐,虽然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几年,我还是无法适应西餐,于是吃饭时,我面前总放着一瓶泡菜或辣酱。肖恩说过一次,说这种味道很难闻,我说:“那我无法吃饭了。”从此他不再抗议,却放在了心里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小事,再怎么无法接受也不至于离婚。我说,我们之间还有爱情,如果你无法忍受泡菜的味道,我可以改的。可肖恩不这样看,他说,那样你会不快乐,我也会因为内疚而不快乐,而结婚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比一个人快乐。

 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我明白,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肖恩是工程师,我们结婚时,我身边的很多华人女性都很羡慕我嫁了个高大帅气、有社会地位的男人。婚后,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,我和肖恩因为生活习惯的不同,产生了很多摩擦,我也一度为此烦恼,可后来我想通了:享受一个男人的优点时,就要包容他的缺点。没想到,肖恩却无法包容我了。

  我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哭了一整夜,肖恩不闻不问,这是他的习惯,他一向认为夫妻应该有独立思考问题的空间,这同时也说明,他的决定无法更改了。

  伤心的时候,需要人安慰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年柏,这么多年来,除了父亲之外,我最信任的男人就是他。他对我十年如一日不计得失的感情让我认定,即便地球停止转动,他对我的心也不会改变。

2回顶部

  他是我永远的后盾

  “回来吧,让我照顾你。”这是年柏听完我的诉说后,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我的泪再一次落下,可这一次是因为感动。这么多年了,他就像一颗树,永远在回家的路口等待着我。

  初识年柏那年,我还是一名大二学生,正是追求浪漫、爱出风头的年龄,学校的大小活动,只要是我感兴趣的,都会报名参加。那天,一位知名学者来学校演讲,我负责在会场倒茶水,据年柏说,看见我的那一刻,我就住进了他心里,他还对身边的同学说:“我女朋友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当天晚上,他就送了一束玫瑰到我的寝室,可当时,我已经有了男朋友,因而,我毫不在意地将花分给了寝室的女孩,并托人带话给他,让他死心。可他却对传话的人说:“我就是欣赏皇甫菱的气质,和她做普通朋友也行。”这样的气度我很欣赏,于是,在校园里遇到,我们会微笑着点点头,需要人帮忙,只要一个电话,他马上就到。他说到做到,从不在我面前提一个“爱”字。他这样的态度反而让我内疚,于是,我张罗着给他介绍女朋友,可他总是说:“再等等,再等等。”

  两年后,我和初恋男友分手了,比我大7岁的他找了个据他说更适合当妻子的人。这对我的打击是致命的,和他谈恋爱时,很多人劝我不要和社会上的人交往,我不听,还全身心投入了进去。为他付出那么多,他却将我抛弃了。

  在我躲在寝室喝酒、闹自杀时,年柏来了。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酒瓶,仰头就灌,然后对我说:“你要死,我不拦你,不过,我会陪你。”在年柏的安慰和支持下,我终于熬过了那段日子,并成为年柏的女友。我曾以为我可以忘了那段伤心的初恋,可在得知那个男人娶了个海归女后,我心中的旧伤复发了,我固执地认为我之所以被抛弃是因为不够优秀,我也要出国镀金。年柏说,我不是真的伤心,是不服气,不认输,让我考虑清楚再做决定。但那时的我,根本听不进他说的话,我的父母见我想出国学习,也很赞成。年柏见劝不了我,只得陪着我去上外语课,并因此失去了很多找工作的机会,所幸他成绩好,老师对他的印象也好,临近毕业时,他在学院的推荐下找到一份好工作。那时,他很忙,可他还是抽出时间陪我复习,最后还冒着挨批评的危险陪我去北京办签证。

  当我终于办好所有的手续,要离开他时,他说:“一定要回来,我等着你!”当时,我点了点头,可出国后,我渐渐地被新的生活圈吸引,再加上寂寞和独自在外的艰难,我背叛了年柏的感情。收到我的分手信后,年柏没有任何回音,四个月后,他才回邮件,说他理解我,并为无法照顾我感到自责。这让我更感内疚,答应和他做回好朋友。在国外求学、工作的这几年里,年柏一直是我心灵的强大后盾。因而,当肖恩提出离婚时,我第一个向年柏求助。

3回顶部

  我想结婚 他要分手

  年柏说肖恩根本不懂得欣赏我,不尊重我,他说中国的饮食文化全球闻名,辣酱比沙拉酱好吃一百倍,他还说只要我回去,他天天为我煎炸炒炖,慰劳我饱受虐待的胃……

  在年柏风趣的劝说下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也许我对肖恩的爱并不深,只是被他身上的光环吸引吧,否则,爱情的伤口怎么那么容易被治愈呢?或者,年柏一直就藏在我心里?

  和肖恩离婚后,我处理好国外的一切事务,于今年5月回国。一走出机场出口,我就看见年柏亲切的笑容,坐上车,我问他帮我订的哪家酒店,他说:“到时你就知道了,包你满意。”到了地方我才知道,他直接将我带到了他家。看来,这些年来,他混得还不错,住着宽敞的复式楼,让我惊讶的是,他卧室的墙上竟挂着我的照片,那张照片是我临走时送给他的,他竟翻拍放大后挂了起来。我忍不住说:“难怪你还没结婚,女孩子一进你家就被吓走。”他说:“你是第三个走进我卧室的女人。”

  我问:“前面两个呢?”“是我妈和我姐。”他一脸坏笑。

  我很感动,就在那天,我和年柏复合了。牵着年柏的手,走在熟悉的城市,闻着熟悉的味道,我整个人都被幸福包围着。一切看来都完美无缺,工作是我在国外已联系好的,我盘算着,等在公司站稳脚跟就和年柏结婚,他已经等了我十一年,我不能再让他等了。

  没想到,9月初,我主动向年柏提出结婚时,他却沉默了,随后消失了一个星期,当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,他居然向我提出分手。他说,很奇怪,和我在一起后,他没有了以前那种感觉,他在庐山上思考了一个星期,认为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我瞠目结舌,一时无语。这是怎么了,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错位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