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美情感网

老公当富婆小三求我离婚成全

2017-05-17 00:55 作者: 完美小编 来源: 本站

  网友来信

  李莫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,他于心有愧。我为了他,可以不管不顾放弃一切。就在婚后第三年,他竟然提出了离婚的要求。原来,爱情在婚姻里什么都不是。原来,婚姻在现实中想出卖就出卖。只要,能够换来更大的利益。是的,我给不了李莫白任何好处。除了,那一颗只为他跳动的心脏。

  “我知道,你容忍不了。”是的,我无法容忍,与别的女人共用自己的丈夫。分享?不!什么都可以分享,自己的男人不可以。眼前摆着两条路:要么,李莫白离开司徒莎回到我的身边。要么,李莫白跟着司徒莎走人与我离婚。但我看得出来,李莫白沉默的答案。他的选择,让我痛彻心扉。

  男人有钱,就是麻烦。女人有钱,或许就可以留住男人——甚至,抢走别人的男人。李莫白非要白手起家,我明知道他在不自量力。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。从娘家借来一笔钱,当做他的原始资本。刚开始,还算发展顺利。小公司在老乡的帮助下,慢慢走上了正常轨道。

  这时候,司徒莎施施然出现。这个富婆,从出轨前夫那里分来一半财产。或者,她求之不得呢。现在,拿着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、想给谁就给谁。李莫白曾经感慨:“怎么,她就不甩几张过来?”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,你想不劳而获?我提醒李莫白:“离她远点儿,别给她缠上了。”

  实在搞不清楚,谁缠上谁。三个月后,李莫白开始了明显的变化。每天有各种神秘电话,他偷偷走到一边接听。然后,半夜三更都会开车出去。说是应酬,到处都打烊了还能在哪里谈生意?我忍无可忍的跟踪一回,接李莫白的人就是司徒莎。每次,李莫白都是拖着疲惫步伐回家。被玩残了?

  “你别问!”李莫白的态度,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。先是不耐烦,再是大发脾气。他也在矛盾,一个是温柔的妻子、一个是放荡的情人。你要知道,红玫瑰什么时候都艳压白玫瑰。而最后,白玫瑰的下场连饭粘子都不如。我就是这样,李莫白说“咱们分开一下吧”——这是在逼我离婚!

  “有些事,不得已的。”李莫白说的委屈。求我,求我就该答应……

1老公当富婆小三求我离婚成全1回顶部

  网友来信

  李莫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,他于心有愧。我为了他,可以不管不顾放弃一切。就在婚后第三年,他竟然提出了离婚的要求。原来,爱情在婚姻里什么都不是。原来,婚姻在现实中想出卖就出卖。只要,能够换来更大的利益。是的,我给不了李莫白任何好处。除了,那一颗只为他跳动的心脏。

  “我知道,你容忍不了。”是的,我无法容忍,与别的女人共用自己的丈夫。分享?不!什么都可以分享,自己的男人不可以。眼前摆着两条路:要么,李莫白离开司徒莎回到我的身边。要么,李莫白跟着司徒莎走人与我离婚。但我看得出来,李莫白沉默的答案。他的选择,让我痛彻心扉。

  男人有钱,就是麻烦。女人有钱,或许就可以留住男人——甚至,抢走别人的男人。李莫白非要白手起家,我明知道他在不自量力。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。从娘家借来一笔钱,当做他的原始资本。刚开始,还算发展顺利。小公司在老乡的帮助下,慢慢走上了正常轨道。

  这时候,司徒莎施施然出现。这个富婆,从出轨前夫那里分来一半财产。或者,她求之不得呢。现在,拿着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、想给谁就给谁。李莫白曾经感慨:“怎么,她就不甩几张过来?”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,你想不劳而获?我提醒李莫白:“离她远点儿,别给她缠上了。”

2老公当富婆小三求我离婚成全2回顶部

  实在搞不清楚,谁缠上谁。三个月后,李莫白开始了明显的变化。每天有各种神秘电话,他偷偷走到一边接听。然后,半夜三更都会开车出去。说是应酬,到处都打烊了还能在哪里谈生意?我忍无可忍的跟踪一回,接李莫白的人就是司徒莎。每次,李莫白都是拖着疲惫步伐回家。被玩残了?

  “你别问!”李莫白的态度,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。先是不耐烦,再是大发脾气。他也在矛盾,一个是温柔的妻子、一个是放荡的情人。你要知道,红玫瑰什么时候都艳压白玫瑰。而最后,白玫瑰的下场连饭粘子都不如。我就是这样,李莫白说“咱们分开一下吧”——这是在逼我离婚!

  “有些事,不得已的。”李莫白说的委屈。求我,求我就该答应……